首页 > 本所动态
    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的当事人地位

    作为公司解散方式之一,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一般是在公司出现僵局或其他严重问题时,经相关当事人申请,由司法机关依据适格主体的请求依法裁决对公司予以解散的一种制度。明确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的当事人地位,可以确定有资格起诉或应诉,以及受法院裁判约束的主体。


    一、符合条件的股东是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的原告


    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是一种以消灭公司人格为目的的诉讼,对公司和股东的影响较大,往往是股东穷尽其他手段之后的最后选择。为了防止个别股东利用该制度滥诉,从而影响到公司正常经营活动的进行和其他股东合法权益的实现,《公司法》对提起解散公司诉讼的原告股东作出了与一般民事诉讼案件不同的特殊要求,即原告必须是单独持有或合计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10%以上的股东,并且在法院受理了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之后,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如果原告股东的持股比例发生了变化,如原告丧失股东资格或实际享有的表决权达不到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10%的,人民法院应裁定驳回起诉。


    二、公司是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的唯一适格被告


    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是原告股东要求改变公司现有地位,解除与公司的股权关系的诉讼。就原告股东与公司之间的关系而言,公司作为被要求解散和消灭特定法律资格的对象,是与股东相对的另一方主体,在该诉讼中属于责任主体,直接承受诉讼的法律后果。如果符合解散条件,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则公司解散,继而公司进入清算程序;如果不符合解散条件,则公司继续存续,公司始终都是该诉讼法律后果的直接对象。对原告股东而言,法院的裁决结果的最终效力只有及于公司本身时才有实际意义,因此,在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案件中,公司是唯一适格的被告。


    三、其他股东及非股东身份的有关利害关系人的诉讼地位


    (一)原告不能以公司其他股东作为共同被告


    虽然原告股东提起解散公司之诉可能是由于与其他股东之间的矛盾纠纷导致公司陷入僵局,也可能是因为其他股东对原告股东的打击压制,但原告股东一旦提起请求解散公司的诉讼,则只有先解决原告股东与被告公司之间的诉讼争议,通过法院的裁决解散公司,消灭公司的法律人格,才能彻底解决原告股东与其他股东之间的初始矛盾争议,使原告股东的权利得以保障。如果其他股东作为原告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的被告,无论法院最后的裁判结果是否准予公司解散,则其他股东是否以及如何承受裁判的法律后果,均是无法解决的根本性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的相关规定,原告以其他股东为被告一并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原告将其他股东变更为第三人;原告坚持不予变更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原告对其他股东的起诉。


    (二)原告应当告知其他股东,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其他股东参加诉讼


    在股东请求解散公司诉讼中,原告股东在提起诉讼时,可能没有将其他股东作为第三人,但由于该案的处理结果同其他股东一般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其他股东参与到诉讼中为宜。此种情况下,原告应当告知其他股东提起解散公司诉讼的事实,以便其他股东知悉该诉的情况。如果原告股东在告知过程中存在疏忽或不尽责等情形,可能会造成其他股东没能及时地参与到诉讼中,甚至还会因此产生其他的纠纷,因此,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可以由人民法院通知其他股东参加诉讼。


    (三)其他股东或者有关利害关系人可以共同原告或第三人的身份主动申请参加诉讼


    对于其他股东请求参加诉讼的,应根据该股东的诉请确定其身份:如该股东以其与原告股东相同的诉请申请参加诉讼,则其应当列为共同原告;如该股东认为其对原告股东和公司双方争议的诉讼标的具有独立请求权,明确向人民法院提出公司不应解散的诉讼请求,且依法交纳案件受理费的,则该股东应当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享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义务;

    如果该股东仅以案件的处理结果与其有利害关系为由申请参加诉讼而未提出诉讼请求(未交纳案件受理费)的,则其应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因解散公司诉讼案件中不存在人民法院判决其承担民事责任的情形,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该股东作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不享有第三人的诉讼权利和义务。


    其他非股东身份的有关利害关系人,则由于其不是符合有权提起解散公司诉讼条件的股东,不能以共同原告的身份参与到该诉讼中,但是按照《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如果其他非股东身份的有关利害关系人认为该诉的处理结果与其有利害关系,或者认为对该诉的标的具有独立请求权,则可以第三人的身份参与到该诉讼中。

    文/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黑龙江分所   刘晓巍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