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所动态
    交通事故车辆贬值到底赔不赔?

    2020年1月,司机刘某驾驶车辆在街道上由南向北行驶时,突然右前轮胎爆胎,车辆失控驶入逆行车道,正巧撞到由北向南行驶的王先生的宝马轿车,致王先生车辆严重受损。经交警认定,刘某应对此次交通事故负全责。王先生认为,在此次交通事故中,由于车辆被撞受损严重,车辆变成事故车,车辆客观上存在贬值。刘某应当赔偿车辆贬损价值,故起诉至法院。


    律师认为:根据《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和《保险法》等法律中相关的损害赔偿原则,理论上因事故给车辆、人员及所造成的一切损失,事故责任人也都应有义务依法全部予以赔偿。但在国内现有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之下,最高人民法院出于减少纠纷、降低案件量以及维持社会平稳发展的角度考虑,对交通事故中车辆贬值费的索赔持相当谨慎的态度。


    根据2016年3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关于交通事故贬值损失赔偿问题的建议”的答复》:“我院在起草《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征求意见中,对机动车“贬值损失”是否应予赔偿的问题,讨论最为激烈。从理论上讲,损害赔偿的基本原则是填平损失,因此,只要有损失就应获得赔偿,但司法解释最终没有对机动车“贬值损失”的赔偿作出规定。

    主要原因在于,我们认为,任何一部法律法规以及司法解释的出台,均要考虑当时的社会经济发展情况综合予以判断,目前我们尚不具备完全支持贬值损失的客观条件:

    (1)虽然理论上不少观点认为贬值损失具有可赔偿性,但仍存有较多争议,比如因维修导致零部件以旧换新是否存在溢价,从而产生损益相抵的问题等;

    (2)贬值损失的可赔偿性要兼顾一国的道路交通实际状况。在事故率比较高、人们道路交通安全意识尚需提高的我国,赔偿贬值损失会加重道路交通参与人的负担,不利于社会经济发展;

    (3)我国目前鉴定市场尚不规范,鉴定机构在逐利目的驱动下,对贬值损失的确定具有较大的任意性。由于贬值损失数额确定的不科学,导致可能出现案件实质上的不公正,加重侵权人的负担;

    (4)客观上讲,贬值损失几乎在每辆发生事故的机动车上都会存在,规定贬值损失可能导致本不会成诉的交通事故案件大量涌入法院,不利于减少纠纷。

    综合以上考虑,目前,我们对该项损失的赔偿持谨慎态度,倾向于原则上不予支持。当然,在少数特殊、极端情形下,也可以考虑予以适当赔偿,但必须慎重考量,严格把握。我们会继续密切关注理论界和审判实务中对于机动车贬值损失赔偿问题的发展动态,加强调查研究,将来如果社会客观条件允许,我们也会适当做出调整。感谢您对人民法院工作的支持。”

    目前,此类案件人民法院基本判决不赔偿,王先生关于车辆贬损的诉讼请求将会被驳回。


    实践中,对于少数特殊、极端情形的理解,参照各地的判例来讲,如果车辆贬值的损失同时符合以下几种情况,在最高法的回复公布后,也还是有可能得到法院支持的:

    一、请求赔偿的一方,在交通事故中无过错或过错较低。(无责或次责)。

    二、受损车辆应属于车龄较低的新车,一般不超过2年。

    三、事故造成的车辆损坏程度要非常严重,而且必须是有关键部件受损。

    四、事故车辆的损失必须是经过相关物价或评估鉴定机构的鉴定,折旧率和数额确定的。

    五、最好有出售意向或已经善意出售的。

    文/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黑龙江分所  毕凤睿 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