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所动态
    薅保险公司航班延误险的羊毛是否构成犯罪?

    近日,一则“南京警方抓获利用航班延误险实施保险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新闻引发民众广泛关注,那么这种薅羊毛钻空子的行为到底构成犯罪吗?本文作以详细分析。

    案情简介:


    2020年4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鼓楼派出所接到某保险公司负责人陈先生的报警,称在机票延误险赔付时,发现李某使用不同护照号、身份证号多次进行理赔。陈先生怀疑保险公司遭遇了保险诈骗。鼓楼警方通过侦查和掌握的线索,于4月29日将犯罪嫌疑人李某抓获。

    经过警方的侦查和李某的供述,掌握相关事实及李某的行为方式如下:

    第一步,李某在网络上挑选了延误率较高的航班,再去查该航班的航程中有没有极端天气。

    第二步,李某从亲朋好友处得来20多个身份证号以及护照号,李某使用不同身份购买机票。为了更具隐蔽性,李某每次购买机票都要用4、5个身份,每一个身份,最多购买30到40份延误险。

    第三步,李某时刻关注航班动态,如果了解到航班可能不会延误,她就会在飞机起飞之前把票退掉,尽量减少损失,一旦航班出现延误,李某便开始着手向保险公司索赔。

    经初步统计,从2015年至今,李某共实施诈骗近900次,获得理赔金近300万元。目前,李某已被南京鼓楼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律师分析:

    首先,李某构成保险诈骗罪吗?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98条,保险诈骗罪是指以非法获取保险金为目的,违反保险法规,采用虚构保险标的、保险事故或者制造保险事故等方法,向保险公司骗取保险金,数额较大的行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李某行为的客观方面是否属于法律规定的保险诈骗行为,结合上述案件事实,李某挑选延误率较高的航班,并根据天气分析预测该航班是否延误从而购买机票和延误险投机获利,该种方式很显然不属于虚构保险事故或者制造保险事故。本案的关键就在于李某利用了不知情的他人身份信息购买机票并投保延误险的行为是否属于“虚构保险标的”。


    “虚构保险标的”是指投保人违背《保险法》规定的如实告知义务,虚构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保险标的或者将不合格的标的伪称为合格的标的,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的行为。在本案中,第一,李某使用他人身份信息虽然他人本人不知情,但是李某利用的他人身份信息均为真实有效并非虚构编造的。第二,虽然李某购买机票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乘坐飞机,但是根据延误险的性质,保险公司的赔付并不需要乘客实际乘坐飞机也不需要乘客提供未乘坐飞机造成的实际损失或可期待利益损失的证明,所以保险标的并不在此。第三,保险合同通常认为是一种射幸合同,这种射幸性质是由保险事故的发生具有偶然性的特点决定的,而李某的行为并不能使得该偶然性变为李某能够获得理赔的必然性或者使得李某获得理赔的可能性变得更大。故李某的行为不属于“虚构保险标的”。


    基于上述事实,李某的行为不构成保险诈骗罪。


    其次,李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吗?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结合到本案,李某的行为中能够认定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一点就是李某以利用他人的身份信息购买航班机票及投保延误险,该达成合同的行为相当于向保险公司承诺了被利用身份信息者会乘坐该航班,而事实上并不会。但是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其只审查购买延误险的人是否同时购买了该航班的机票,至于该名乘客到底是谁以及是否实际搭乘该航班,保险公司并不审查或关心。保险公司之所以向投保人支付保险金是因为发生了合同约定的航班延误的事实,而非基于对上述李某所谓虚构的相关事实产生的错误认识,所以李某虚构事实的行为对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的后果并不产生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基于上述事实,李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目前,南京警方发布最新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李某多次伪造航班延误证明等材料,虚构航班延误事实,另外检察院已经提前介入。结合上述法律观点,如果警方最新通报的该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则李某恶意“薅羊毛”的行为构成保险诈骗罪,否则笔者认为李某不构成犯罪,该争议应属于民事法律调整的范畴,保险公司和公安机关不应当越过民事纠纷的解决程序直接将本案升级为刑事犯罪进行处理。

    我们期待着检察院介入作出综合判断后得出的进一步结论,对此您怎么看,欢迎在留言区提出您的宝贵观点我们共同探讨。
                             

    文/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黑龙江分所    杨宇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