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所动态
    竞技体育中受伤的责任认定

    看到《冰糖炖雪梨》中“冰神”和“花滑小王子”在赛场上的飒爽英姿,你有没有怀念疫情前与队友在蓝球场上因投篮命中的喜悦?生命在于运动,但是在享受美好时光的同时,我们还需要注意在激烈的比赛中,防止发生磕碰及伤害。那么假如因此造成的损害,其后果应该有谁来承担呢?

    其实,此类案件在生活中并不罕见,每年都有许多因参加竞技体育受伤,而将队友诉至法庭的案例。

    2012年9月,大学生崔某短信通知同学周某到校南操场打篮球。当天一起参加打篮球的学生有崔某、贺某、王某、李某等十余人。因参加打球学生较多,参与人员轮流上场打球,在打球过程中,周某突感头部不适,到场下休息。在休息过程中贺某发现周某身体不适,就和其他打球的同学将周某送至校医院救治。经多次转院治疗,支出医疗费等费用7万余元。

    经鉴定,周某损害结果的发生与其在打篮球过程中受伤致桥静脉撕裂出血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周某的伤情分别构成五级伤残、七级伤残。后因赔偿问题协商不成,周某将其所在的学校及参与打篮球的十名同学作为被告起诉。法院最终以周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篮球比赛的激烈性、风险性应当能够预见,由此造成的伤害属于自愿甘冒风险,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由此案我们可以分析出,在原告受伤后共列出两类被告,一是同行的队友,二是教育机构--学校。

    对于队友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法院予以明确的解释,认为竞技体育中能够预见的风险属于原告自担风险范围,即不需他人承担责任。

    如果法院认为队友不应当基于过错原则承担侵权责任,是否可以按照公平原则要求队友承担责任呢?答案是否定的。原告作为一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大学生,应该预见到篮球比赛的激烈性、对抗性和风险性,其参加篮球运动,依法属于自愿的甘冒风险的行为,因此让同样自愿参加打篮球活动的被告对原告的损失基于公平原则承担赔偿责任,这与竞赛的性质和目的相冲突,所以不宜适用公平责任原则处理竞技比赛参赛者发生的人身损害。

    同时,我们可以注意到在队友发现原告身体不适时,便立即将其送至医院进行治疗,也并未因未及时履行救治义务而导致原告的损害扩大,便不存在因怠于履行救治义务而产生的损害赔偿问题。

    关于学校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首先我们应当关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到第四十条根据学生的民事行为能力对管理、教育及承担责任进行的划分。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受到的伤害,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即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证明自己尽到了教育和管理职责的除外。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教育机构受到伤害的,则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受害人能够证明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教育机构才承担责任。

    本案中,原告作为已经成年的大学生,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已具备独立参加篮球运动的能力,能够认知运动中存在的风险,应对运动风险尽到充分的注意义务并采取相应的自我保护和防范措施,故其受到伤害主张权利时,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举证证明教育机构有过错,教育机构才承担赔偿责任。

    另外,根据《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第九条规定可知,教育机构一般会由于管理不善、怠于救助、提供的教学或活动的设备设施不合格等原因承担责任,但如果教育机构已经履行了相应职责,根据第十二条的规定,“ 在对抗性或者具有风险性的体育竞赛活动中发生意外伤害的,教育机构行为并无不当的,无法律责任”。由此可知,在本案中只有原告举证证明教育机构存在过错,才会导致教育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反之,则要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在竞技体育中,激烈的竞赛氛围容易让人忽视运动可能带来的风险,但我们也不应因噎废食,虽然我们不能完全的避免意外的发生,但我们还是可以通过增加防护或提高技能来降低风险的。?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黑龙江分所  王恺琪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