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所动态
    “带车求职”者与用人单位关系的认定

    案例:

    刘某自有车辆一台,某公司与其签订《临时租车协议》,双方约定:刘某及其车辆包租给某公司使用,某公司每月支付给刘某费用7000元(包含租车、汽油、司机劳务、午餐补贴等费用),其他过路、过桥及停车费用由某公司承担。某公司用车期间,刘某应服从某公司的调配,积极配合某公司完成任务。周末及节假日加班按300元/天结算(半天150元),如果刘某在哈市以外地区过夜,每晚补贴200元(含住宿费)。租车期限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1年。


    后双方因缴纳社会保险费事宜发生争议,刘某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某公司提出刘某并非其员工,不实行考核制度,且发放工资名册中也无刘某。后因仲裁委以不属于受理范围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刘某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某公司支付双倍工资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双倍赔偿金。法院最终未支持刘某的诉讼请求。

     

    律师分析:

    “带车求职”是指当事人一方自备车辆,为另一方当事人提供车辆及车辆驾驶服务,以换取相应报酬。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带车求职”已经成为一种较为常见的做法。但是,带车求职者与用车单位之间是属于劳务关系还是属于劳动关系仍存在争议,实践中也引发了不少纠纷。


    特别是在合同约定不甚明了的情况下,“带车求职”法律关系性质的判断往往成为案件争议的焦点。带车求职者与用车单位之间是属于劳务关系还是属于劳动关系应根据具体情况综合认定,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1、“带车求职”者与用人单位是否具有人身依附关系 


    劳动关系就其具体意义而言是具有一定的人身依附性,即劳动者实际上将其人身在一定限度内交给了用人单位。而劳务关系是民事主体之间依据民事法律规范而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始终处于平等地位,二者相互独立;合同履行过程中,尽管接受劳务的一方有一定的指示权,但双方的权利义务基本维持在合同约定以内,不存在严格的隶属关系和人身依附关系。这与劳动法所调整的劳动关系有很大区别。


    实践当中,用人单位的各项规章制度一般不能约束劳务提供者,用人单位也不用《考勤表》等对雇佣的劳务提供者进行考勤。而在工作制度方面,用人单位不利用工作任务、工作质量等考核劳务提供者,也不要求其提高劳动技能和业务水平,更不会要求此类劳动者参加业务学习、政治学习。这都是区分劳务关系与劳动关系可供考虑的因素。


    本案中,刘某虽然需要按时按量提供租车服务,并按照某公司的要求进行加班等,但这是按照劳务合同履行义务;某公司也会对刘某的工作情况进行考察评价,但这也是接受劳务一方对劳动成果的验收。某公司并未像管理公司员工一样对刘某进行管理与考核。总体上看,刘某与某公司之间是依据提供有偿劳务的合同而形成的比较松散的约束关系,而不是具有隶属性与人身依附性的劳动关系。

     

    2、劳动报酬来源及报酬管理上的区别 


    在劳动关系中,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来源于本单位按月(或定时)支付的工资(包括奖金、津贴等),具有相对固定性。在劳务关系中,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则来源于雇主根据劳动成果数量与质量支付的报酬,一般不具有固定性。同时,劳务提供者甚至可以同时获取多个雇主支付的报酬。


    在本案中,双方没有约定具体的工资标准,虽然约定每月支付共计固定的合同费用,但这包含了租车、汽油、司机劳务、午餐补贴等各项费用,不能认为是支付给劳动者的固定劳动报酬。双方约定周末及节假日加班费及在哈市以外地区过夜补贴,这也是劳务提供者增加劳务的对价,而不符合劳动关系中向劳动者支付加班工资的特点。此外,某公司发放工资名册中并没有刘某的名字,这也说明刘某获取的报酬并非工资。

     

    3、主体权利义务所指向的对象不同 


    劳动关系强调的是双方在劳动过程中的权利义务关系,而劳务关系则强调双方在劳动成果方面的权利义务关系。在劳动关系中,劳动成果是否实现一般不需要劳动者承担风险。即使在某些劳动活动中没有实现劳动成果,但只要劳动者尽到了职责则用人单位就应依法支付劳动报酬。而劳务关系则不同,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直接指向劳动成果。接受劳务一方提出指示后,一般不再对劳务提供者进行具体的控制,而由劳务提供者自行完成任务,自行承担风险。如果劳务提供者未能完成任务或劳动成果不符合要求,则接受劳务一方可以依约拒绝支付或减少支付价款。


    本案中,双方约定中虽有“甲方司机应服从乙方的调配,积极配合乙方完成任务”的约定,但这应认定为劳务关系中接受劳务一方指示权的行使,而并非实质性的掌控劳动过程。实际上,某公司更看重的是劳动成果。如果刘某没有完成工作任务,即使其有正当理由也会被扣除相应的报酬。此外,刘某需要完成某公司规定的一系列工作任务,是以劳动成果换取相应的对价。


    综上,本案中刘某自行承担车辆的保养、维修、保险等车辆自身产生的费用以及车辆运营中产生的风险。在约定的时间完成某公司的指示下的工作任务。某公司不对刘某进行考核管理,且公司发放工资名册中无刘某的名字,故双方之间不具有人身依附及行政隶属关系,系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

     

    文/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黑龙江分所  辛烨律师